唐五很慌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眼前的年轻人看起来就只有筑基的修为,可是他的眼神却非常的有压迫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,他的面前,只是一只蚂蚁?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个发现,唐五又有点恼怒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他是一个元婴修为的高人,在有一亿多人口的燕国来说,他是那高高在上的千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,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你们请来,去给你们老爷看病的郎中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逸像是看一只白痴的蚂蚁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再看看年轻人有恃无恐的样子,唐文直接暴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就一直维持着暴起的姿势,仿佛时间定格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