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明花了五点声望学习了五种乐器。这里的学可不是业余水平,而是一上手就是精通级别,说是个中高手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唐明有了信心,可以拿下眼前的工作。一下子精通五种中外乐器,就问还有谁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瞧不起那些乐器高玩,而是说所有乐器高玩都是垃圾。哪怕有精通十几种,几十种的超级高玩,可只要唐明想,学完乐器大全中的所有乐器,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。前提是他有足够多的声望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声望点,唐明意外的发现,他的声望点现在还有七个。刚刚是十个,消耗了五点应该还剩五点,为啥多出来两点?

        唐明思来想去,应该是之前在网吧秀技术的装逼余波,看来又有人被他的技术秀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要是小爷我在这里天天演奏,甚至偶尔秀一下各种乐器,那声望点还不是哗哗的往上涨?靠,之前居然没想起还有这种好处。”唐明自语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想越觉得这工作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,不但能挣钱,闭着眼睛还能挣声望点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妙啊,这次说什么也要拿下不可,谁也别跟我争。”唐明握拳喊了一声,然后义无反顾的的钻进了茶舍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进去茶舍,唐明嘴里下意识的“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够高档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明这种土鳖,以前那来过这种高档场所。了不起也就去过几次星巴克,在他看来就够高档的了。就是去星巴克也是沾了别人的光,他的生活水平还没那么小资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在是这家“江南”茶舍装修的很有味道,太古香古色了,外面看还没什么,进去之后,感觉人仿佛穿越了,进入到了古代的茶舍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明还没走两步,一个穿着青花小褂,穿着布鞋,扎着传统头饰的小姑娘,很是客气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