潋云舒内心急呼救命:种马大大你先淡定一下,我也不想变成男人参加什么大会成为你的亲传大弟子呀,谁知道穿过来时就已经这样了,所以这件事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,要找就去找这具身体的原主去问吧

        她瞬间想了一堆求饶的话,却发现等了半天对方并没有揭穿自己。冷静下来后,想了想,她怕个屁哦!

        她们宫中的秘术只有她和潋凝香两个传承人可以识破真身,外人纵然修为满级也根本不可能识别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主持大会的司仪一本正经的讲过话,接下来,该轮到男主寒天阳大佬致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佬缓缓开口了:“自今日起,潋云舒就是本尊的亲传大弟子,赐道号“澜璎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潋云舒:这算入职成功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路子遥为本尊的二弟子,赐道号“澜羽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朱尤为本尊的三弟子,赐道号“澜镜”。因为你们三人尚无修行根基,所以从明日开始,将一同接受本尊以及其他几位护法的tiao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潋云舒:调调调tiao教?喂喂喂,麻烦注意措辞谢谢!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应和声落,无言引导几人陆续敬茶。潋云舒身为大弟子,自然排在第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寒天阳落了座,她一动不动的注视着金漆盘上的那只翡翠玉碗,少顷,小心翼翼地自身边司仪手里接过金漆盘,微微垂着头,慢慢走上前。走到那个身材颀长白衣如雪的男人身前,双手捧着漆盘举过头顶,正式跪拜下去:“师尊,请用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