潋云舒哭丧着脸:“师尊,我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寒天阳:“认路。你不是说不认识路吗?为师现在就带你走一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她是不是还得说声谢谢?

        he~tui!

        没人性!没有同理心!不知道世上有个词叫“过劳死”吗?就不能等改日再认吗?只是认个路而已,又不是认爹。

        潋云舒自知跟这种不可理喻的人掰扯半天也没用,只好认命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修真界的夜空表面看起来与凡人界并无两样,但不管怎么看,都感觉这里的星星更亮,月亮更大更圆更近一点,仿若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潋云舒记得她穿到修真界的第一个夜晚,便被这里的满月深深吸引住了。她就坐在自己的殿门口,仰头看着天,一看就是小半个时辰。只有这个时候,才能够慢慢让自己安心,仿佛从来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寒天阳走路如风,移形换步,在皎洁的月光下如同幽灵一般眨眼间就变换了方位,很快将潋云舒落在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潋云舒追不上,累的上气不接下气,连忙喊道:“师尊等等我,您走的太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寒天阳听到身后气喘吁吁的声音,倏然停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