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給忘了,这个笨蛋是从凡人界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凡人,真是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下抱怨了一句,寒天阳转过身去,猝不及防和对方撞了个满怀。微微垂眼,再次嫌弃的看着她,道:“笨死了!我怎么会收了你这样的笨蛋做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说她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潋云舒觉得这次根本不能怪她,谁让他不会好好走路,非要动用仙术。心里忍不住碎碎念:你才笨,你全家都笨!

        Σ(-`Д-;)你以为谁稀罕你这种神经病一样的师傅啊!呸,摔!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        寒天阳:“跟紧了,走丢了就不管了。”说罢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寒天阳真丢下她走了,潋云舒反应过来,急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圣墟殿离净心殿并不远,不一会儿,寒天阳带她来到自己的寝殿,在门前停下,转过身问她:“记住怎么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潋云舒一手扶着旁边玉柱,一手累的叉腰:“记住了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寒天阳:“既然记住了,你自己走回去,然后再走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