潋云舒硬着头皮胡说八道:“弟子弟子怕明天太忙赶不过来,所以提前给您请早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寒天阳一边好整以暇的系着腰带,一边虎视眈眈的慢慢向她走过去。潋云舒全程紧张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人走到自己面前,少顷,只见对方审视的看了自己一眼,旋即伸手往她脑门上一弹:“请早安?再编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,你问话就问话,没事老弹我脑门干嘛。

        潋云舒自认为自己是个正直善良的人,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出在老板面前打同事小报告的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,”

        潋云舒转眼换上一副委屈的样子解释道,“路师弟在外面要打我。我这人又不喜与人缠斗,而且打架斗殴也违反了圣仙门的门规,弟子没有办法,只能到您这里来躲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寒天阳眉梢一挑,不以为意道:“就这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潋云舒:难道这个理由还不够吗?

        寒天阳:“你身为本尊的大弟子,理所应当自己解决困难。既然澜羽要和你打架,你打回去就是了,你放心,他若被你失手打死了,为师保证不会治你的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