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天阳沉声道:“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转眼,潋云舒收起假笑,直接一吐而快道:“路师弟还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寒天阳想明白过来,突然感到头疼:“我刚刚不是说了吗?把人打死了不会追究你的责任。所以,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潋云舒:“我不是顾虑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是顾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顾虑的是,那个,万一被打死的那个是我呢?”潋云舒两个小手指互戳,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,小心翼翼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寒天阳:“”

        寒天阳愣了几秒,旋即匪夷所思的问道:“你当日不是赢了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~”

        潋云舒还没来得及找理由解释,突然听他剧烈咳了起来,不由一顿,关心问道:“师尊您怎么了?可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