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,云泱还睡得迷迷糊糊,就被周破虏叫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要面圣,不能穿的太随意,周破虏特意给小世子准备了身名贵亮眼的吉祥纹金缕袍,并特意将圣元帝赏的那只长命锁取了出来,给小世子戴上,金灿灿一片,倒很应景。

        东宫的马车果然已准时在别院门口等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破虏把云泱送上马车,殷殷嘱咐了许多事,一直等马车消失在巷口,方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算是小世子跟东宫那位第一次正式见面,但愿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。转念一想,有圣上压阵,东宫那位就是再恨王爷与长胜王府,面儿上功夫怕也要做做的,应当不至于对小世子如何。想通这节,周破虏便放心回去睡回笼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云泱已经很久没这么早起来了,自上了马车就开始脑袋一栽一栽的打盹儿。不知过了多久,车厢轻轻一晃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车门被人推开,严璟从外面探进头来,笑眯眯与云泱作礼,并让人拿了两碟糕点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时辰尚早,世子应当还没用过早膳吧?这些糕点是膳房新做的,世子若饿了,路上且垫垫肚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泱忙坐正,不敢再打瞌睡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睛往那两碟糕点上瞄了眼,心想,狗太子虽然是个混蛋,东宫这个大总管还不错。便大方的从囊袋中取出片金叶子,赏给了严璟。

        严璟受宠若惊,忙双手接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