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缕细微风声划过耳畔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袍人伸指夹住袭来的一根银针,嘴角一弯,道:“这么久不见,小世子还是这般调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声音阴阴柔柔的,带着些雌雄莫辨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嗖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两根银针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袍人悉数接了,放下空空如也的床帐,转过头,笑吟吟打量着躲在门后的少年,紫眸里异光流转,写满贪恋。

        云泱警惕瞅他,道:“你要敢过来,我让小黑咬死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袍人丝毫不惧,反而含笑一步步逼近,紫裳擦过地面发出沙沙轻响。“那只小肉虫早被世子养的好吃懒动,哪里还会咬人呢。何况……这虫还是世子从我这里偷的,便是给它一百个胆子,他怕也不敢反咬旧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能咬就能咬,我警告你,你要再敢过来,我真让它咬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